您現在的位置: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 產能遷移 鋼企需要應對這四大問題

產能遷移 鋼企需要應對這四大問題

日期:2016年7月5日 09:09

大连3d彩票走势图 www.imggo.icu     中國最受矚目的兩家鋼鐵企業合并的緋聞已經持續發酵一年有余,近日寶鋼、武鋼終于對外戳破窗戶紙,正式宣告啟動戰略重組。隨即有業內人士表示,兩家已經開啟南下產能轉移新征程的巨無霸鋼企,重組之后即將正式打破中國鋼鐵企業分布既有格局。

    事實上,就在今年3月15日,在武鋼防城港鋼鐵基地,第一卷高端冷軋成品已經順利下線。距其200余公里的寶鋼湛江鋼鐵基地,一號高爐已在半年前點火投產。而寶鋼湛江鋼鐵項目二號高爐也即將于7月15日點火運行。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通過梳理發現,中國鋼企分布往往有城市集中度高、北重南輕和內陸多于沿海等三大特點。之所以呈現這樣的分布特征,據上海鋼聯某內部人士洪方(化名)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更多的是歷史留存問題,而非鋼鐵產業自身發展形成的分布格局。計劃出來的鋼鐵產業分布格局,在進入新世代之后必然會受到新形勢的沖擊。

    城市與鋼企

    在經濟“一窮二白”的時代,發展就是硬道理。而這也造就了地方政府和鋼鐵企業曾經情投意合的戀愛期。在那個時代,地方政府放項目,鋼企接單子;政府出政策,鋼企享實惠。地方政府和鋼企基本在步調和節奏上保持一致。但是曾經結下的海誓山盟早已煙消云散,剔除去產能等行業本身因素,鋼鐵企業和城市的相容性已經越來越差。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李迅表示,上海實際上已經進入后工業時代,傳統的制造業,像鋼廠、冶金制造這類產業,早晚都會轉移。鋼廠在工業化城市中逐漸消失是一個世界性的趨勢。寶鋼集團董事長徐樂江也曾經表示,鋼鐵企業已經不再是政府眼中的“香餑餑”。

    華泰證券高級研究員薛鶴翔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作為曾經的城市寵兒,如今很多鋼企已經百病纏身,不僅很難為城市未來的發展提供支撐,更會持續消耗城市資源。此時推動鋼企從城市遷出,為未來城市發展尋求空間是很多地方政府首先考慮的。

    而作為新中國成立后重點扶持的行業,曾經光芒四射的鋼鐵企業心中也有產能轉移的現實需求。據一位鋼鐵業內人士林曉(化名)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反映,由于歷史原因,中國75家重點鋼鐵企業中,有18家地處直轄市和省會城市。這種分布不僅分散,而且相當一批鋼鐵產能遠離市場,造成大量的鋼材需要經過長距離運輸才能銷往客戶所在地,這也導致鋼企的物流成本增加。此外,隨著環保壓力不斷實現硬約束,本已低位運行的鋼企無力招架。

    如果說,過去的鋼鐵企業在地方政府呵護之下,只需要盯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千方百計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那么現在,鋼鐵企業只不過是互聯網時代無數節點中的一個,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鋼鐵企業依然只顧自己、封閉自己都只會“自毀長城”。因此越來越多的鋼鐵企業開始在域外尋找新的成長空間。

    主動與被動

    當轉移成為一種現實需要的時候,中國鋼鐵行業終于開始了建國之后最大規模的產能轉移。雖然產能轉移路徑各異,但原武鋼內部人士張元(化名)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由于現在鋼材運進內地比鐵礦石等原材料運進內地成本要低,因此目前中國的鋼鐵企業大多選擇沿海進行產能新布局。而這是目前鋼企產能唯一比較確定的轉移路徑。

    實力強勁的央企如寶鋼和武鋼開始全國范圍內的產能大“騰挪”,華南地區的兩座千萬噸級鋼鐵項目——寶鋼湛江鋼鐵基地和武鋼防城港鋼鐵基地已經開始點火運營。與鋼鐵生產企業扎堆的華北、華東地區不同,華南大型鋼鐵生產企業屈指可數?;系厙繞涫侵槿淺鞘芯藪蟮氖諧⌒棖?,形成持續多年的“北鋼南運”格局”,因此武鋼和寶鋼布局兩廣兩大鋼鐵基地,承擔著徹底改變東南沿海“大市場、小產能”的重大任務。而兩座即將成型的鋼鐵“巨無霸”,也被寄望改變以往“北重南輕”的鋼鐵格局。

    與寶鋼、武鋼等布局全國的央企相比,其他鋼企雖然也承受著生活在城市當中巨大的成本和環保壓力,但是囿于自身實力和戰略定位,這些企業很難實現全國大轉移,只能選擇就近的最好區位來實現產能轉移。6月24日,河鋼集團發表重要聲明,河鋼宣鋼規劃整體遷出張家口,向唐山沿海地區搬遷。此前,重慶鋼鐵已經從位于重慶主城區的大渡口遷往長壽新區;東北特鋼從大連甘井子區搬遷至大連金州區;鞍山鋼鐵遷至鲅魚圈;青島鋼鐵確定搬遷至膠南董家口;石家莊鋼鐵遷至河北黃驊港……

    這些鋼鐵企業的外遷更多迫于外部壓力。比如最早實現外遷的首鋼,為了奧運期間的環境,不得不整體搬遷到唐山,雖然臨近沿海,區位優勢相較于唐山周邊的中小鋼企依然明顯,但是褪去首都光環的首鋼漸漸顯露頹勢。與之有相似命運的還有重慶鋼鐵,類似于當年首鋼搬遷的“鋼廠搬遷后遺癥”,在重慶鋼鐵身上同樣得到體現,由于前期搬遷投入大量資金建設項目,在產能形成后卻遭遇市場寒冬,大量負債需要多年的時間才能消化。

    新利益分配機制

    但是,即使是寶鋼、武鋼這樣的央企巨無霸也尚未成長到可以進行橫向通吃,推動產業洗牌,在全國范圍內重新布局的程度。據鋼鐵行業某位高管許漢(化名)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如果僅僅停留在大量鋼企產能的重新布局,而沒有考慮到技術升級等問題,那么將可能導致地區間深陷新的鋼鐵同質化競爭難以自拔。

    此外,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中心研究員易鵬也表示,寶鋼安全轉移到廣東或者是到新疆以后,首先面臨利益分配問題,就是說如何與當地政府形成長久的利益分配機制。一個地區的稅源所形成的稅收,被另一地區征收了,稅收和稅源的不一致性,致使中國地區之間的財政收入差距非正常地擴大。作為最典型的案例,首鋼自2005年遷出北京之后,生產在唐山市曹妃甸,稅收交還北京的情況引發數年爭議。

    其實,由于市場經濟發展依然不成熟,在中國各個地方,市場要素流動、產業空間分布以及企業布局都一定程度上受制于行政力量。那些從北京、上海、武漢遷出的鋼企巨無霸往往會面臨種種隱性的障礙。中信建投策略分析師王君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如何平衡企業與地方政府的利益分配,形成新的協同架構成為外遷鋼企必須要面臨的問題。如果架構協調不到位,地方政府和鋼企蜜月初期的濃情蜜意將很快會被互相齟齬所吞沒,因為隨著合作日深,效應卻不見體現,那些曾經隱藏的問題終會暴露,而各方面已經在這個項目中投入很多。

    從以上來看,鋼企外遷之后在尋求新一輪發展之前,首先要解決好的就是處理好與當地政府的關系問題。

    模式突圍

    既面臨過往城市的隱性“擠壓”,又無法快速與新城市實現對接,在鋼鐵行業整體環境低迷的當下,鋼鐵企業進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期。上海某智庫某研究員王炎(化名)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其實過慣好日子的企業往往容易陷入思維慣性,鋼鐵產業嚴重過剩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產能轉移只是解決了鋼鐵產能分布問題,對于鋼鐵行業存在的結構性問題還需進一步著力。

    在該研究員看來,鋼鐵企業的地域調整其實帶來的是鋼鐵行業的大洗牌。鋼鐵行業存在眾多的僵尸企業,?;械鈉笠禱乖誑囁嗾踉?,隨著去產能政策的逐步細化與落地,這些僵尸企業將逐漸失去?;ど?,成為其他優質鋼鐵企業的盤中餐。財大氣粗的公司將會迎來對鋼鐵行業主動調整的最佳時機,這些企業可以對有潛力的優質企業和資源進行兼并重組,借此收拾行業殘局、調控戰略格局。

    而上述上海鋼聯某內部人士洪方認為,對于在行業大調整中占得先機的鋼鐵企業來說,眼光更應放眼海外,因為未來中國鋼鐵企業只有有效融入全球體系,突破束縛,才能為國內鋼鐵行業的洗牌騰挪出緩沖空間。但是必須摒棄整合產能、優化效率就能擺脫困境的錯覺,解決產品質量問題才是更深層次的要求。在逆境中只有加大對高端鋼材的研發投入,生產出高質量的鍍鋅板、熱卷、冷卷和焊管等高端鋼材,打開國際市場。這樣鋼企才能從根本上擺脫中低端鋼材領域的惡性競爭。

    上述智庫研究員王炎認為,中國鋼鐵行業持續多年的產能過剩,根子出在模式過剩上面。在中國的工業發展歷程中,強調經驗的“可推廣、可復制”,從而導致曾經成功的商業模式迅速在行政和市場的合力推動下席卷全國,進而帶來同質化競爭。模式過剩反映的是企業發展中的思維慣性和路徑依賴。要從根本上擺脫過剩的困擾,鋼企必須在模式上進行突圍。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